丘子休

啊啊啊啊我吹爆

梵子殿:

初来乍到,发对情头做见面礼吧,希望大家喜欢~💕

诶嘿嘿,第一次记录我的画,继续努力!

黏着系男子的十五年纠缠不休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寄送出去已经有十五年了           
回信还是没有来                    
回信还是没有来                    
第一年我是不顾一切的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      
固执地舔着邮票                    
急切地想要把我的心意传递给你     
第二年我也是不顾一切的            
以至于家里着火了我都没发现        
衣服从下面烧了起来               
等回过神来全身的衣服也只剩下领子了
第三年我已经熟能生巧了            
已经都快要达到文学的领域         
我将其发表在MIXI上               
MY MIXI数一下子爆满了           
第四年我向杂志社投稿了             
结果在峡谷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诗集出版已经决定好了              
我把主公给的职务辞掉了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寄送出去已经有十五年了             
回信还是没有来                     
回信还是没有来                     
第五年我成了职业诗人               
在女性里特别受欢迎                 
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所以她们在我眼里看来只不过是羊栖菜上长出来的萝卜罢了
第六年我把自己的身体弄垮了         
诗篇总数也超过了两千              
没有哪里的骨头没有骨折             
没有哪里的没有没有破损             
第七年我的身体康复了               
今天把你比作什么好呢?             
四连杀呢?                         
还是喜欢打的野怪呢?               
第八年我还是没有变                 
今天把你比作什么好呢?             
努力得来的十六连胜呢?             
还是辛苦打来的蓝爸爸呢?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寄送出去已经有十五年了              
回信还是没有来                      
回信还是没有来                      
第九年我遭遇了一场事故              
脑袋似乎受到了猛烈的撞击            
虽然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可我还是记得我最爱的人是你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                    
我的记忆没有回来                   
即便如此我还是喜欢着你              
我仅仅只是想要一封回信而已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                  
我的记忆也没有回来                 
我还是那样喜欢着你啊                
除了这份感情我真的一无所有了       
第十四年我的记忆还是没有回来        
每一天都过得惶恐不安无比煎熬        
就算只有一眼我也想见你啊            
就算只有一句话我也想对你说啊        
第十五年我的记忆恢复了              
回想起一切的我大声痛哭              
我终于全部都想起来了                
原来十五年前你早就已经死了啊……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重叠在一起的话是不是总有一天可以传达给你?
每天我都将它们放入                   
这个曾经属于你的房间里               
即使你再也看不到了                  
我对你的爱也将永远持续着 不过        
我还是相信我还能再见到你哟           
可你又再一次消失不见了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寄送出去已经有十六年了               
回信还是没有来                       
回信还是没有来    

撞破我们的次元壁

『窝就是闲了,而且没梗了,于是乎就来试试看写小说,文笔差的一批,望喜欢,有建议和我说随时接受』
【第一章】
  卧室内传出一个低沉而又带有磁性的男声,语速不慢不快地一边解说着游戏,一边回复弹幕里的问题。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电脑屏幕发出微弱的光,墨染正坐在电脑前,专注地盯着屏幕,视线不曾离开过一刻,看着屏幕里的人熟练的操作,一脸崇拜地盯着,手移动鼠标送出许多礼物,屏幕内传出话:“又是小染的礼物,小染也出来发点弹幕,别老是不说话。”墨染听后,愣了愣,随即手放到键盘上打起字,轻快地敲击了一下回车键,自己的弹幕发了出去,他舒了一口气,像做了一件很费力的事一般。
  屏幕外,瑞哲在许多弹幕里一眼就看到了墨染这个ID,慢慢看着他的弹幕:我就看着好了,弹幕那么多,你好好打游戏就好啦。轻笑一声,对着耳麦说:“小染谢谢你,下播后我有事找你。”没过多久就看见了自己期待的答案:好。他感到莫名的愉悦,勾了勾唇,又继续忙着打boss了。可殊不知这简短的话,墨染是一脸激动地颤抖着手打出的这个“好”。
  “好了,今天就播到这里,明天见。”青年说完就关闭了直播,他终于等到下播了,可以去找那位可爱的小粉丝了,在搜索栏理快速的打出“墨染”,很快就找到了他要找的小家伙,迅速地打出一行字:小染,在吗?有事找你商量。手指在回车键上摩挲着,却又在思索着什么,迟迟没有发出去,他谨慎地再一次读了一遍那句话,“咔”的一声手指敲下了回车键。
  沉默了一会,“叮咚”回话了,“在,有什么事你说。”很简练的回答,但是瑞哲的唇角却为此扬起,双手放到键盘上,“哒哒哒”的打起了字。
  电脑前的墨染看到瑞哲的回复:我队友手折了,能邀请你一起打游戏吗?手握紧了几分,他心里暗暗道:他是在邀请我一起打游戏吗,这不是梦吧,他咧着嘴傻笑着,慢慢地打出回复:嗯,好呀,不要嫌弃我就好。
  看到这个回复,瑞哲“噗嗤”的笑了出来,他担心的不应该是被我的粉说吗,况且女孩子玩游戏不好有什么的,笑着摇了摇头,回复:没事,我带你,放心吧。
  屏幕前的墨染捏了一下自己的脸,疼,看来不是梦,是真的。墨染像个得到糖的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要不是已经是深夜不然他一定要尖叫了,墨染长呼一口气,冷静了下来,坐回电脑前,回复道:那,明天?
  在等待的时候,瑞哲不停地在电脑前渡步,听到提示音,跑回电脑前,思索了一阵子,下定决心后回复:嗯,明天就练习,再过5天就要比赛的。
  听到比赛墨染慌了,不由得想:就我这个水平,大神要嫌弃我的吧,完蛋了。心中宛若十万只羊驼跑过,在纠结中沉重地回复:比赛么,我不行的吧,会输的。按下回车键之后,墨染突然就后悔了,心中呐喊到:为什么不可以撤回!
  瑞哲看到这个回复,捂着嘴心中不免地激动:小染真心可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可以说是欢脱地打出一行字:没事,有我,很简单的。瞄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间,已经11点了,瑞哲转念一想,女孩子熬夜不好吧,赶紧再次回复:很晚了,你去睡觉吧。
  就在墨染担心大神不带他的时候,看到回复后,整个人跳到床上滚来滚去,激动完以后,憋着自己满满的笑意,颤抖着回复:嗯,晚安,明天见。嗷嗷嗷,墨染觉得自己疯了,大神会怎么回复呢。
  瑞哲也疯了,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妹子真心可爱,被亲哥怼了一下才冷静下来,坐会电脑前回复:嗯,晚安,明天见。然后就像个傻子一样跑到亲哥面前炫耀:“哥!我一直喜欢的那个小粉丝,她超级可爱的,我和你说...”而江行用手捂住瑞哲的嘴,嫌弃地瞥了一眼:“我不想知道,他要是男的怎么办。”“...”瑞哲愣了愣,目光不由得黯淡下来,心里想:哥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那我...想什么呢,小染这么贴心又可爱,肯定是女孩子。摇了摇头,跑回房间。
  洗完澡的墨染,躺到床上还是激动不已,痴痴的想:赶紧睡觉,明天就可以和大神一起玩游戏了。想到这墨染躲进被子里,睡意袭来,任由眼皮闭上,沉沉的睡去。
  一夜好梦。

第一次试着写第三人称。

   你的糖到了,绝对是糖,我这么正直,就骗你们【划】。
  设定是『花吐症-格瑞』和『赤花症-金』
你们要是不怕辣鸡文笔就请看吧(┌・ω・)┌✧谢谢惹↓
  溪边,金看着水中倒映的自己,白皙的颈部一朵花悄无声息地生长着,金伸手扶上那朵花,喃喃自语:“居然是,赤花症吗。”
 
“我喜欢的,是谁?”金用绷带慢慢遮住颈部的花,理了理衣领,不再想此事,开始了他第一瑞吹的新一天。

  一个女参赛者又来找格瑞表白了,金看着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滋味,直到格瑞拒绝才消散,金嘴角带笑,跑到格瑞跟前:“格瑞格瑞,你有喜欢的人吗?”格瑞沉默了一会,撇开眼神:“没有。”眸子暗淡下来,笑意僵在嘴角,又一朵花在金的左手心生长着,所幸金戴着手套。
 
  金似乎在想着什么,脚步没有停下的意思,一不小心就撞到了树上,格瑞看了看金撞到的地方,眼中划过一丝紧张,看到金无大碍,敲了一下他的头,宠溺而又嫌弃地说:“走路都不看,真的是。”“嘿嘿,我知道了。”金抬起左手揉了揉撞到的地方。格瑞看着金空着的右手,左手伸出握住他的手,故作嫌弃地说:“你这么笨,算了,勉为其难地牵着你走吧。”金愣了愣,红晕爬上他的双颊,金将帽子压低,可是格瑞还是看见了他红透的耳尖,嘴角不经意地勾起。

  回到各自的房间,金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还残留着格瑞的温度,嘴角不经意扬起。
  金摘下手套,换上睡衣,却在手臂处又见一朵花,仔细地用绷带缠上,这份迷茫何时才能消失,他喜欢的到底是谁,抱着这个疑问睡去,心里怕明日起来时又会长出花,但是又期待着见到格瑞。

  一日又一日,花几乎要占据金的身体,赤花症使他越发的虚弱,但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喜欢的到底是谁。

  凹凸大赛越来越激烈,排行榜上的名字越来越少,金也发觉自己的排名不断的上升,连凯莉他们也消失了。

  金拖着虚弱的身体去找格瑞,却撞见他和嘉德罗斯在战斗,嘉德罗斯身上都是格瑞造成的伤口,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对格瑞说:“输给你...我服气。”随着系统的通知,消失了。金踉跄地走上前去,看到格瑞很虚弱的样子,着急地检查着格瑞的伤口,带着一丝哭腔:“格瑞,你没事吧,你千万别死呀。”格瑞只是勉强地笑笑,伴随着剧烈地咳嗽,身体随之颤抖着,格瑞的口中吐出白色的花瓣,扯起一个微笑:“抱歉,金,我陪不了你了,留你一人真抱歉。”倒向了金,金不知所措地搂着格瑞,才意识到,格瑞这是吐花症,轻摇格瑞:“格瑞,你快醒醒,再一会,你喜欢谁我去找他。”回应他的只有一片寂静,格瑞在金怀中睡去了,永远的睡去了,金就这样搂着格瑞,感受着他的体温慢慢冰冷,金哭了,他现在才意识到,他喜欢的人是格瑞呀,金轻吻格瑞的唇,笑着说:“等我,我这就来。”

  最后,凹凸大赛的参赛者,无一幸存,你问我金呢,他抱着格瑞直到花蔓延全身,成为了花的养料。

李白死前30秒所想

这里是一个文笔差的人,我就是这样,写的不好,但是我爱这cp,我坚持写了,如果你不嫌弃我的文笔,就开始吧。↓
30s啊,浑身都在疼呢
29s我这是要死了么,真不甘心
28s真是倒霉呢
27s不知道子休知道了会怎么样
26s我要是就这样死了,子休怎么办
25s子休睡觉老是不盖被子,会着凉的
24s也不爱吃别人给的食物,饿到了怎么办
23s天冷了也不会记得加衣
22s受伤了也不会吭声,就知道硬抗
21s有什么小情绪更是不表露出来
20s韩信那小子再偷他的鲲怎么办
19s他只是个辅助,好担心他受欺负
18s又那么单纯,被人骗走了怎么办
17s他会不会为了我哭鼻子呀
16s千万不要伤心过度,那样还不如不哭
15s好担心子休被扁鹊那小子抢走
14s不过他应该会对子休很好吧
13s那也不错呢,最起码有人照顾他
12s好想再抱他一下,哪怕就一下下
11s好像再看他一眼,好好记住他的样子
10s好想再对他说一句我爱你
9s子休呀,你一定要好好地
8s千万不要忘记我啊
7s该死,为什么会是我呢
6s明明还有好多话没说给他
5s明明还有好多的风景没带他去看
4s明明还有好多想和他一起去做的事
3s明明。。。
2s子休,愿下辈子我太白能再遇见你
1s子休,我爱你。

庄周是基佬还是辅助?

  这个歌又逼疯了一个人【就是我】
  我就要写,不要拦我。
张良:看那儿,就是那儿,
看到那保养得白皙恰到好处的皮肤,
看那可爱死人不偿命的小脸,
看那精心打理梳理过的头发,
哦天他是基佬,绝对是。
诸葛:我可没准备去庆祝,
所有特征都暗示他是个标志的异性恋男,
那家伙不是基佬,我说不是。
【齐唱】:这是个被忽略的事实,
以下假设成立吗,
一个喜欢蝴蝶的男人,
自动的彻底的与基挂钩?
但你看他那整洁干净又带香气的衣服,
看他那光滑的下巴,
诸葛:这可是个永恒终极博伦,
瞧,我们看到了什么。
张良:我们看到了什么?
诸葛:他是基佬吗?
张良:他绝对是!
诸葛:还是辅助?
张良:基佬还是辅助?
这还真是难以担保。
诸葛:他是基佬还是辅助?【看向刘邦】
刘邦:看我干啥?
诸葛:你知道在迷人的辅助界,
男孩子们咦不同的方式被抚养,
他们玩着古怪的操作,
还穿着撩人的露肩装和带有蝴蝶结。
张良:基佬还是辅助?
答案恐怕得耗上数周揭晓,
他们会一边说着“我来救你了”
一边扑进你怀里。
刘邦:哦,拜托,
基佬还是欧洲人?
真是扑朔迷离。
张良:辅助的性向一天变好几次。
【齐唱】
他是基佬还是辅助?或者。。
周瑜:那儿!给我看好了!
看他对小兵的执着
看他对救人的沉迷
不过就是个普通的辅助,
那家伙不是基佬,绝对不是!
【齐唱】
这是个被忽略的严重事实,
你怎么去推证,
那个穿的那么可爱的男人,
就自然地彻底地,讽刺的长期地,
无疑地中肯地,基因的医学的,
基!官方盖章的基!
完全彻底的基?!
刘邦:该死,基佬还是辅助?
如此可爱又舒适。
【齐唱】他到底是基佬还是辅助?
诸葛:我觉得他用蜡去过胸毛。
周瑜:但你知道外国人的养男孩方式和咱不一样的
从文化上就泾渭分明,
这应该不是一种时尚诅咒,
那如果他穿苏格兰小短裙还情有可原。
【齐唱】到底是基,还只是某种风情,
我还是破解不了啊!
孙尚香:他的迷人的声音也许还能瞒天过海,
但他的尖鞋头完全暴露了!
【齐唱】基佬还是辅助?真是模棱两可。
貂蝉:但若他真是直男,老娘周六八点有空
【齐唱】基佬还是辅助?×2
基佬还是——
孙膑:且慢!给我个机会让我揭穿这个家伙,
我有个办法可以试试。
张良:那就看你的了!
孙膑:那么,庄周先生
你辅助多长时间了?
庄周:两年。
孙膑:那你的大名是?
庄周:庄周。
孙膑:那你男朋友的名字是。。。?
庄周:李白。
【所有人】!!!!=͟͟͞͞(๑ò◊ó ノ)ノ
庄周:等等不好意思?我听错了!你说男朋友?!
我以为你说挚友,李白是我的挚友!
李白:你个小混蛋!(ノ`⊿´)ノ
你个撒谎的混蛋!!到此为止了!
我再也不帮你这家伙瞒住了!再也不了!
大家!我要搞个大新闻!
这家伙,既是基佬!又是辅助!
两者都不能准确描述他
我说你现在,必须结束这深柜状态!
他的眼里只有我没有她
不管这家伙说什么
我发誓他没对女人感过兴趣!
你是这么的基,百分百纯天然基
你个浪出火的大!基!佬!
庄周:我是直的。
李白:你昨晚可不是啊?【亲了一下】
所以恕我直言,我要狂气的宣布
他是基佬!
【所有人】也是辅助。
庄周:【捂脸】好吧我承认我是基!!
【所有人】万岁!

酒鱼的十五年纠缠不休。

李白视角。
  写自b站一个视频。【我是废材,但是超级喜欢,所以就。。】
  第一年,我不管不顾的写诗给你,将我对你青涩的爱意编写成诗句,一封一封的寄给你,每天每天都在不停地写着。执着的用奇怪的声音呼唤着你的坐骑鲲,让他帮我把信送给你。
  第二年,我也是一样不停地写信给你,多希望你能知道我对你的爱意,连周瑜那小子来了都没注意,一不小心就弄得自己全身都是火了,注意到的时候就只剩领子了,幸亏给你写的诗还在。
  第三年,我已经得心应手了呢,甚至都到达了文学的水平了,有点小骄傲呢,把写给你的诗句贴到说说上,希望你能够看见,加我好友的人一下子达到了上线了呢,真是烦恼啊。
  第四年,我已经能够向妲己的电台投稿了,希望你可以听见,已经让峡谷里的很多人重视起来了,决定了要出版诗集,不知道你看到后会是怎样一番表情呢,真是期待呢。
  第五年,我已经成为了职业诗人呢,在年轻女性里更加的受欢迎了,可是我对你还是一心一意的哦,其他人我都看不入眼,到底是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我对你的爱太深了吧。
  第六年,一个不小心自己的身体坏掉了,写给你的信已经超过了两千了,身体里的骨头没有没断过的,可是想到小子休你就好多了,不禁开始想象你照顾我的景象了,一定超级可爱的吧!!!
  第七年,我已经完全康复了呢,第一件事就是继续写诗给你,今天的我要把你比做什么好呢?是那团战后最后一丢丢血量呢?还是一人完成五杀后的激动心情呢?
  第八年,我还是没有变,继续一如既往的写着诗,今天我要把你比作什么呢?是好不容易从韩信手里抢来的爸爸呢?还是以前总是跟在你身边的蓝色小蝴蝶呢?
  第九年,我遭遇了事故,脑袋似乎被很严重的撞到了,好像是失忆了,虽然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但是只有喜欢你这件事我依旧记得很清楚。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我的记忆也还是依旧没有恢复,就算是如此我也还是依旧喜欢着你,我只是卑微的想要你的回信罢了。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记忆也还是没有恢复,可是我还是好喜欢好喜欢你啊,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有了。
  第十四年,记忆也还是依旧没有恢复,我每一天都在害怕和不安中度过,就算是只有一眼我也想看看你,就算只有一句话,我也想对你说。
  就在第十五年,我的记忆回来了,想起这一切的我控制不住哭了出来,我终于都想起来了,十五年前你就已经为了保护我战死了,死在我的怀里了。

我这里的黄昏,
很美,
多想让你也看看。